130亿公司债危机炸裂了!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10 13:14

130亿公司债危机炸裂了!

2018-05-10 09:55来源:环球老虎财经违约/债券/公司债

原标题:130亿公司债危机炸裂了!

不管是AA-还是AAA ,2018民企债券惊现历史上最大的不信任潮。

从去年开始的去杠杆,叠加美联储加息等的影响,去年年底开始我们似乎就已经“嗅”到了“钱荒”的气息,第一季度的社会融资规模似乎也在透露着这一消息,而银行的表外融资和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贷款更是在极度萎缩。

有数据统计称,除了最传统的银行贷款,企业通过其他方式获得的贷款规模,无一例外全都是80%以上的断崖式下跌。而随着资管新规的颁布,金融机构的刚兑被彻底打破,低评级的信用债面临的信用风险更是随之提高,公司债违约一个接一个地暴雷。

违约常态化似乎已经不再是一纸空谈。2018年仅过去4个多月,今年已有19只债券出现违约,涉及公司包括四川煤炭、大连机床、丹东港、亿阳集团、中城建、神雾环保、富贵鸟、春和集团、中安消等9家公司,涉及金额合计高逾130余亿元。这次违约的阵地转移到了上市公司,而近日更是曝4家上市公司债务违约。

爆出了公司债危机的上市公司股价,均出现大幅下跌。其中*ST中安5月8日开盘即开始下跌,在5月8日大盘普涨的情况下,收盘跌幅1.42%,5月9日停牌一天;而盛运环保自2017年11月30日起,更是处于停牌期间。

来源:华尔街见闻

2017年整年的公司债约为41只,2018年仅4个多月时间便出现19只公司债违约。

19只公司债违约!

四川煤炭、大连机床、丹东港、亿阳集团、中城建、神雾环保、富贵鸟、春和集团、中安消等公司接连违约。

神雾集团

5月4日,神雾集团公告称,公司未履行追加担保义务,未使担保比例不低于140%,已违反“16神雾E1”募集说明书关于追加担保的约定,构成“16神雾E1”违约事件。

“16神雾E1”发行于2016年12月15日,利率4.6%,当前余额17.49亿元。

这已不是神雾集团第一次债券违约,2018年3月14日晚间,神雾环保发布公告称,因公司流动资金较为紧张,16环保债未能如期兑付本息4.86亿元,发生实质性违约。

今年以来,神雾集团因资金流动性问题备受关注,相继曝出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债务违约、银行欠款、拖欠员工工资、神雾集团被法院冻结持有上市公司股票等。

盛运环保4.57亿债务逾期

5月3日,盛运环保公告称,经核查,公司存在上市公司(含子公司)对外担保标的债务逾期和上市公司(含子公司)债务逾期涉及金额逾4.57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1.74%。

4月26日,盛运环保发布2017年业绩快报修正公告,公司实现营收由16.44亿元变更为13.58亿元,修正后同比减少13.6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亏损2.58亿元变更为亏损12.95亿元,修正后同比下降1187.28%。巨亏13亿!这也是盛运环保上市以来首次亏损。

中安消

5月7日,*ST中安公告称,公司发行的“15中安消”公司债券违约。该债券余额9135万元,应于2018年4月30日支付本金9135万元及利息306.0225万元。

凯迪生态

同一天,另一家上市公司凯迪生态公告称,公司未按约定筹措足额偿债资金,应于5月5日兑付本息的“11凯迪MTN1”不能按期足额偿付本金6.57亿元,利息4119.39万元,构成实质性违约。

凯迪生态,一个没有实际控制人的公司,依靠政策红利不是个好的商业模式(类似当年的华锐风电),以及说不清楚的关联交易,最后爆发了债务危机。

而5月3日被爆出的450亿盾安债务危机,外部评级AA+,旗下控股两家上市公司,风控也是十分脆弱。

截至5月8日,国内已有19只债券出现违约,涉及公司包括四川煤炭、大连机床、丹东港、亿阳集团、中城建、神雾环保、富贵鸟、春和集团、中安消等近10家公司,涉及金额合计超过130余亿元。

其中涉及神雾环保、富贵鸟等上市公司,而亿阳集团则是ST信通的控股股东。

除了上市公司和民企外,城投平台更是大规模爆发出了债务违约问题,其中以中城建为代表。

中城建

3月1日,上海清算所公告称,当天是中国城市建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城建)2016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代码:101678001,简称:16中城建MTN001)的付息日。截至当日日终,上海清算所仍未收到中城建支付的付息资金,无法代理发行人进行本期债券的付息工作。

公开信息显示,16中城建MTN001发行规模18亿元,期限为5年,固定票面利率3.97%,2016年3月1日起息,债券付息日为每年3月1日,由华泰证券及浙商银行联席主承销。该债券2018年应付利息7146万元,目前主体评级C,债项评级C。

事实上,严监管趋势下,城投平台将继续与地方政府脱离,缺乏稳定独立利润来源的城投平台或将面临破产倒闭风险,其发行的城投债信用利差将持续走阔。

而自从 4月以来低等级信用利差走阔的趋势来看,对于信用违约风险的担忧已经在市场价格上有所体现。

公司债的故事讲不下去了

彼时中小创狂欢的年代,并购重组讲故事展开的如火如荼,15年开始的新公司债放开,大量讲故事的企业得已进入债市,享受着低利率的快感。然而风水轮流转,股市再融资政策收紧,叠加货币政策转向,资管新规下非标委贷统统严管,好似让地方企业又过上了寒冬。

而前期发展较为激进的民企,如果没有王首富那般断臂求生的魄力,最后极有可能坐等挂违约公告。

而以上市公司为例,一旦上市,不论是增发配股再融资,还是发行债券,都不乏人接手。但毋庸置疑的是,上市公司本身有优有劣,因经营不善难以偿还债务在成熟市场也并不鲜见,如果延续此前山东海龙、超日太阳债券刚性兑付的处置方式,那么整个债券市场,从发债主体到投资者都永远不可能成熟。

也许为了发债再融资,不乏上市公司通过激进的会计处理与关联交易“做出”利润,以及通过不断并购、跨境,提出所谓的新商业模式。在上市公司债务刚性兑付打破之后,公司债集中爆发似乎也是有缘由的。

刚兑被打破之后,债务融资方面,银行缩表后回归贷款,令无论是中低资质民营企业还是中评级的城投平台发债难度都有所增大。股权融资层面,今年以来,“穿透式”金融监管与金融控股监管让诸多资金通道收紧,此前一些上市公司热衷的外延并购、做大集团,其前提是要有各种银行变相通道的资金。

股权质押新规的落地也进一步收紧了再融资。在新规落地前,很多上市公司股东质押比例高达100%,新规规定股票质押率上限不得超过60%。以3月15日发生违约的创业板公司神雾环保为例,高比例的质押成为了致使其资金链断裂的最后一根稻草。

因此,不仅是公司债大量违约,就连上市公司股票质押也开始出现大规模违约。其中涉及到股东股份被冻结的更是比比皆是,比如荣华实业、红阳能源、大连控股、天业股份、恒康医疗、顺威股份、天泽信息等等。还有股东持有的上市股份已经或正在被司法拍卖的,比如华东数控、全新好、凯瑞德、珠海中富、盈方微、中科云网等等。

中上游的资源型企业自17年中以来,依靠供给侧改革的红利,开始盈利;中下游的制造业等各类企业,特别是民企,日子过得苟苟且且。当融资变得越来越难,缺乏充足现金流的弱资质企业的融资难度加大,似乎“融资难”已经成了民企的共鸣。

公司债危机频现的同时,更是使得早间国债期货遭遇跳水。

周二上午10点30分,国债期货闪跌。

中金所10年期国债期货延续前一个交易日跌势,截至上午11时,收跌0.305%,五年期国债期货跌0.05%。

中金所T1809合约和T1812合约周二也双双收跌。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