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的奥德赛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9-07 12:21

  作者:姚斌

  来源:一只花蛤的价值投资

  从前看到彼得·林奇提出投资要找10倍股,就觉得很不容易了。而今却更有人提出投资要找100倍股,就更觉得匪夷所思了。但恰恰就有一本这样的书——《如何找到100倍回报的股票》,宣称这样的事每个人都可以做到,这个人就是克里斯托弗·迈耶。迈耶是投资新闻简报的创始人,他拥有一个“迈耶的100倍股俱乐部”。

  迈耶所说的100倍股的想法来自托马斯·菲尔普斯。菲尔普斯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波士顿投资经理,但他却在1972年写了一本书——《股票市场中的百倍股》。在书中,他研究了1932年到1971年期间的百倍回报股,涵盖了365只股票。在这些案例中,投资者都获得了100倍的投资回报。所谓的100倍股就是那些让1美元的投资增长至100美元的股票。当然,365只股票的样本太小,看起来似乎具有致命的局限性,并且存在生存偏差。在这里所谓的生存偏差指的是,或许有其他一些公司和百倍回报股看起来很相似,但是却没能获得百倍的回报。

  然而,菲尔普斯却宣称,只要你找到并持有它们,就可以享受百倍收益。其重点并不仅仅找到,更在于持有。菲尔普斯的策略简而言之就是“买对的股票,然后持有它们”,其核心是不赞成卖掉好公司。菲尔普斯列举一位卡尔·佩蒂特的投资者,许多年前,他卖掉了自己持有价值100万美元的IMB股票以开创自己的经纪业务,这些股票现在价值20亿美元,远远超过他作为经纪商赚得的收益。菲尔普斯回顾自己的亲身经历,他在1954年卖掉持有的价值7415美元的宝丽来股票以支付一位价格昂贵的医生的账单。现在这些股票价值843000美元,对于菲尔普斯来说,这是一次极其昂贵的求诊。菲尔普斯也反对进行市场择时,他在职业生涯中曾多次预测熊市,但他说:“如果我不去正确预测熊市,而是把精力都放在寻找这些有百倍回报的股票上,我将比现在更加富有。”因为自己的失误,他错过了许多入市的机会。菲尔普斯强调,熊市会蒙蔽一个人的双眼,过分在意市场走势反而会错过入市的时机。

  但是,如果要实现100倍回报需要很长的持有时间。这其中的重要经验是,巨额财物来自于咬紧牙关坚定持有。要实现百倍收益难度很大,需要长时间保持高收益率。如果每年盈利增长14%,那么需要35年时间;如果每年盈利增长20%,那么需要25%年时间;如果每年盈利增长36%,那么需要15年时间。当然,如果每年盈利增长50%,那么最快也需要10年时间。这显然不是普通投资者所能等待的。菲尔普斯建议,寻找新方法、新材料和新产品——投资那些能够提高生活质量,有助于解决问题,以及能够提供更好、更快、更廉价的服务产品,为人类做出贡献的公司。这是投资百倍股的前提条件。仅仅关注公司公开的增长趋势、利润率和市盈率是不够的,投资者更应该关注公司在未来是否能够创造出更多的价值。

  菲尔普斯强调他并不是要倡导投资者盲目地持有股票。他建议选择“对的股票”,根据公司发展状况选择性持有,而不是单纯买进就放在一边不管不顾。菲尔普斯持有的很多股票都说明,即使一只股票长时间内不上涨甚至下跌,仍然有机会成为百倍股。投资的一条基本规则是,如果不是情非得已,不要为了任何非投资因素而采取投资行动。不要因为股价波动就买卖股票,也不要为了获得资本利得以弥补亏损而采取行动。只有确定自己之前的决策是错误时,才应该谨慎卖出。按照菲尔普斯的观点,你可以认为卖出其实是在承认之前所犯的错误,你持有一只股票的期限越短,说明你购买时所犯下的错误越严重。菲尔普斯写道:“高尔夫球手击球、握杆方式和的微小变动都可能增大获胜的概率;投资亦然,更注重买入持有或许可以使你的投资组合收益更高。在《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故事中,你必须跑得越来越快,才能保持在原地不动。在股票市场上,有证据表明,一个人如果买了正确的股票,就必须静静持有才能获得高额的回报。”

  迈耶认为,菲尔普斯的原则在逻辑上完全是正确的,如果没有这些原则我们就无法找到百倍回报股。最重要的是,迈耶只关注百倍回报股,而不是那些没有达到百倍收益的股票。他要展示的并不是一系列的统计推论,而是一系列可以用于鉴别百倍回报股票的方法。投资显然不是统计,而是一门艺术。如果投资就是统计,那么最好的投资者一定就是统计学家,而事实上却不然。于是,迈耶遵循菲尔普斯的精神进行百倍回报股的研究。

  由于菲尔普斯的书早已绝版,我们无从知道其中研究的方法。但是在迈耶的这本书中,我们可以十分清楚他的研究方法。迈耶认为,如果要找到百倍回报股,就必须首先着眼于公司并构建一个“咖啡罐组合”。咖啡罐组合的观点来自罗伯特·柯比,他是美国资本集团的投资经理。咖啡罐组合起源于古老的西部,那时人们将自己重要的财物放在咖啡罐里,然后藏在床垫下面。咖啡罐组合意味着,最终结果是否成功取决于个人的智慧和远见,选择将什么东西放在罐子里。这个观点很简单,尽自己所能找到最优的股票,然后持有十年,并且这一组合完全没有风险,而且易于管理,其最大的好处在于它可以帮助投资者避免糟糕的直觉误导。迈耶建议,不要在咖啡罐中放置刚刚起步的公司股票,而要选择那些成熟的、有着长远增长前景,并能够以较高回报率实现资本价值复合增长的公司股票。要关注较少的股票,专注于最好的想法。

  在美股中,有一批为数不少的百倍回报股,它们都可以进入咖啡罐组合,比如埃克森美孚、波音以及巴菲特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伯克希尔·哈撒韦1962年是每股8美元,10年后的1972年上涨至80美元,再过10年的1982年继续上涨至775美元。在这期间,1975年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价下跌了53%。而今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价已经超过31万美元。著名的苹果股票从1980年上市至2012年上涨了225倍。但是在这32年间,苹果的股价经历了过山车般的波动,曾经两次下跌80%,2008年金融危机又下跌了60%,此后还有多次下跌40%。但是截止当前,苹果市值已经越过万亿大关。网飞从2002年上涨至今已经有了60倍回报,但曾经有一天之内股价下跌25%,最糟糕的一天下跌了41%,并且有连续4个月的下跌,累计跌幅80%。辉瑞的股价从1946年到1949年一直在下跌,相似的情形又发生在1951年到1956年,然而辉瑞的投资者还是从1942年到1972年获得141倍的收益。看起来,要获得百倍回报最重要的是既要抗拒极端的波动,又需要超长的时间,这对于普通的投资者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沃亚信托基金的罗斯·科伯曾经为路透社撰写一篇文章,其标题是《80年不变的投资基金》。科伯介绍说,该基金在1935年购买了35只等权重的美股,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买入一只新股票。一直到现在,该基金还持有杜邦、通用电气、宝洁以及联合太平洋等。通过企业之间的并购或拆分,先后获得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埃克森美孚以及雪佛龙公司的股份。基金的投资组合目前尚有21只股票。根据晨星机构报道,在过去5年,截止2015年2月24日,该基金年均回报17.32%,在过去10年中年均回报9.4%,全部超过标准普尔500指数。事实上,该基金已经领跑标准普尔500指数40年了。我们对这样超长时间的持股可能没有兴趣,我也没有兴趣,但是沃亚信托基金的不同寻常显然在告诉我们,当我们基于理性的投资策略谨慎地选择了股票之后,就应当坚定地持有投资组合。

  实现百倍回报的最大障碍在于承受股价波动并且坚定持有的能力。而咖啡罐理论是劝告投资者不要去理会那些扰乱人心的波动。即使巴菲特也出现了这样的情形。在1995年的致股东信中,巴菲特回顾他投资迪士尼的经历:“1966年我开始对迪士尼感兴趣,那个时候迪士尼的市值还不到9000万美元,虽然这个公司税前利润是2100万美元,手中拥有的现金足以覆盖该公司的债务。在迪士尼乐园,价值1700万美元的加勒比海盗船马上就要营业了。你能想象我有多激动,这家公司只是海盗船价格的五倍。基于上述令人震惊的分析结果,巴菲特有限合伙公司按照拆股调整后31美分的价格购买了大量的迪士尼股票。迪士尼股票现在66美元一股,可以说这是一个绝妙的投资。但是我当时轻信了迪士尼股票将要退市的消息,在1967年以48美分的价格抛出了这些股票。”

  如果是百倍回报股,那么它们就可能拥有大致相同的基因。这样基因也正是投资者所要细致研究的。迈耶总结出的这些基因大致有:高净资产收益率,并且将利润以高回报率进行再投资;公司创始人既是经营者又是身兼管理的大股东;低成本运营,适度借债,公司在整个经济周期都能盈利;公司高层管理者低流动,十分注意向所有利益相关者提供激励;能够回购股票以加速回报的实现;拥有一个护城河,能够将竞争者排除在外,不太容易受到竞争格局彻底变化的影响。尤其要投资最好的CEO,也就是威廉·桑代克在《商界局外人》中所描述的管理者。这些人的身上具有巴菲特最为看重的企业家特质,比如聚焦资本配置、绑定股东利益、高效运用杠杆、勇于逆向而行、永远关注现金流等等。

  对我自己而言,寻找到百倍回报股可能勉为其难。我所要寻找的是像桑代克在《商界局外人》一书中所说的拥有企业家特质的公司,他们能够不断地创造价值而不是毁灭价值。我深信,在NBA球队里,一定有身材不高的明星,但身材高大挺拔的明星总是具有某些优势。按照迈克尔·刘易斯在《点球成金》一书中的说法,优秀棒球运动员的背后总有一个规则。奥德赛是荷马史诗中的古希腊英雄,他在特洛伊战争中利用木马计攻陷特洛伊城后,不顾海神波塞冬的咒语启航回家,却在一路上历尽劫难,在海上漂泊了10年。将奥德赛的故事引入投资领域,就是一个百倍回报股的寻找之旅,毕竟这是所有投资者最心驰神往的事情。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